竹子,画圈名青铜,本命狼叔。
火圈主萌斑扉和鸣佐;漫威萌冬盾、CE、队狼、银万;超足喜欢影核、疾铁
审美清奇,喜欢强受
画渣文渣正在成长中
qq:1055253038
贴吧:寒星kx
愿意戳我我们就会有故事

八宗罪(你们还记得这个设定嘛?)

贪婪 大筒木阿修罗

傲慢 大筒木因陀罗

色\欲 千手扉间 千手扉姬

懒惰 宇智波泉奈

嫉妒 宇智波斑

伤感 千手柱间

暴怒 宇智波佐助

饕餮 漩涡鸣人

cp洁癖慎入,真的,太乱了↓

  镜音恶之系列背景

Chapter.1 Greed【贪婪】(上)

  在很久很久之前,有一个王国,掌管着整个国家的群族,是大筒木一族,掌管着整个国家的人,是大筒木的家主大筒木因陀罗。

  实际上,国王的弟弟——大筒木阿修罗,也许是更好的人选,但因为大人们当时对占卜师的绝对信任,放弃了信仰“爱”的弟弟阿修罗。

  时至今日,因为因陀罗的错误引导,就连那阿修罗也被这荒糜的世界感染了呢……

  “啊啊,哥哥身边那些好东西,我也想要啊。”

  “为什么哥哥就这么成功呢?”

  “哥哥有好多钱呢……”

  每天每天,他都这样反复呢喃着,渴望得到他哥哥身边所有的金钱,所有的物质财产……

  想到要疯。

  

  代表着贪婪的阿修罗,对于物质的需求是没有底线的。

  任何可以让他满足的事物,他一样也不会放过。

 

  与邻国的外交是一个报酬很高的工作项目,阿修罗抢先答应了。

  那是个小国,所有人的发尾都是绿色的,所以名曰绿之国。阿修罗冲着钱去的。

  在因陀罗身边服侍的任务被他交给了舍人。阿修罗穿上华贵的衣服,将内心肮脏贪婪的欲望掩盖住,与其余随行的人张扬地行走在绿之国的大街上。

  虽说是外交,但实际上却是扩大对绿之国的控制范围。

  本来就是一个已经站在悬崖边上的国家啊。

  那些绿之国的高层像奴隶一样,被逼迫着与他们进行一个个交易,阿修罗借此讹了点钱花,虽然数目很小,但够他浪的。

  令他惊奇的是绿之国竟然有夏日祭,他本以为绿之国已经没钱搞这种东西了。

  他也去了,权当消遣,反正阿修罗没什么事。

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少女匆匆从他身边跑过,绿色的发尾拂过他的脸颊,她撞到了他,她追赶着前方一个同样是绿色发尾的男人。

  ——那男人抢了她的包。

  阿修罗觉得自己应该帮帮她,虽然他从不插手这种事,但是就是这样,他觉得自己挺同情这个姑娘的,他也挺喜欢她——于是他去了,凭借在自己的国家学的一些战术,几下就把那男人干翻了,姑娘愣愣的看着他。

  “谢谢……”她的声音很小,接过他递来的包,黑色的瞳孔中透着一丝腼腆,“那个,我叫鸢……是个裁缝,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,可以找我……”

  ……凭这个弱小的女人吗?她应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……罢了罢了,就这样吧……他这么想着,只是朝她点点头,礼貌地挥挥手走了。

  鸢……

  鸢……

  有点熟悉的名字……

 

  “目前已经完全掌握绿之国的北方了呢。”

  “这着实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啊!”

  “恭喜您了!殿下!”

  因陀罗摆摆手,让大臣们都下去,留下了阿修罗。

  “我拜托你一件事。”他说。

  “报酬。”

  “不会少。”他嗤笑,“你这样我真担心你会篡位。”

  阿修罗没有回答。因陀罗递给他一张纸,他脸色一变,随即恢复正常。

  “把这个人给我找来。”

  照片上的人是个面容清秀的女子,中短发,发尾的绿像是被毛笔染上的一样,一身绿衣,眼睛却是鲜艳的血红。

  那眼神像是箭一样,要将他贯穿。

  旁边赫然印着四个大字——

  宇智波 鸢。

 

  若是宇智波一族的人的话,那么这个鸢,定是哥哥这一脉的远亲……

  但阿修罗总觉得哪里不对……

  是哪里出了问题呢?

  他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,低头看着那张纸。

  眼睛,那天她的眼睛是黑色的,但照片上,她像其他拥有宇智波的人一样,拥有血红的眼睛。

  “殿下。”他抬头安静的看着他。

  “嗯?”

  “……殿下,我上次出行时见过她,但她没有留下任何住址。”

  “那你自己想办法吧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

  那该怎么办呢?他觉得那个鸢肯定不简单。

  兄长喜欢把这种任务托付给他,他会给他很高的报酬——

  并且从不允许他推开任务。

  

  那晚阿修罗洗完澡后,意外地发现那个鸢正趴在他的窗口,朝他招手。

  她的头发被黑色头巾包裹住了,衣服也换成了在夜晚不易被发现的黑色,要不是她那白净的手,他差点没发现她。

  “鸢,真巧。我正要找你。”

  “等等,阿修罗大人。您先听我说。”她声音很小,“我对因陀罗殿下的用途很大,说实话我早就想来了,若不是途中遭遇了山洪,他也不用麻烦您找我了。”

  阿修罗挑挑眉:“嗯……那你怎么还要来找我呢?”

  “因为我得先给您道声谢。”她似乎是笑了,“包里面是我半个月以来所有的物资,我先在您这住一晚,明天您带我去殿下那就行了,这样您也能得到奖赏。”

  阿修罗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的,这样对谁都有利。

  “你留下来吧。”他说。


  还是不要脸地打上带土的tag_(:_」∠)_

评论(3)
热度(23)

© 竹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