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子,画圈名青铜,本命狼叔。
火圈主萌斑扉和鸣佐;漫威萌冬盾、CE、队狼、银万;超足喜欢影核、疾铁
审美清奇,喜欢强受
画渣文渣正在成长中
qq:1055253038
贴吧:寒星kx
愿意戳我我们就会有故事

生存游戏【斑扉】(六.)

退乎快一年的老人回归,虽然文力没有任何提升但还是希望能与更多的人交朋友x一看好多坑都没填自己把自己吓傻了,所以我可能只会填一两个我思路还比较清晰的嗯...抱歉好多都忘记了。还有扔个估计没人看的超短小的第六章x

那么,这里是刚回来的竹子,请多指教!

生存游戏(一.)http://1055253038.lofter.com/post/1d561e55_a559161

生存游戏(二.)http://1055253038.lofter.com/post/1d561e55_a66e6b2

生存游戏(三.)http://1055253038.lofter.com/post/1d561e55_a68f86d

生存游戏(四.)http://1055253038.lofter.com/post/1d561e55_acf0172

生存游戏(五.)http://1055253038.lofter.com/post/1d561e55_b0bde1f

↑贴了也没人看的前五篇33333

恩不知道会不会蓝...

(六.)        

  宇智波斑不安地站在二楼的地砖上,心里暗想这个房子的格局也太不对了——一般的三层小楼都是客厅在一层,卧房在二楼,三楼是储物间,地窖在屋外。可是这栋楼却把地窖设在屋内,一楼像是储物间(虽然有厨房卫生间什么的。),二楼看样子才像客厅。再一个,斑没猜错的话,三楼应该是卧房,并且每层楼的建筑风格是不同的。

  突然斑心里猛的震了一下——这么说的话,那个可能存在的“千手扉间母亲的护身符”可能就在三楼的卧房里!这可能是退出游戏的关键!还有那个地窖说不定也与护身符有关,那里实在是太阴森了!

  斑的思路越理越清,他也因此越来越相信扉间是个NPC,不然普通玩家不可能知道的那么多。斑完全陷在自己的思维里了,再看看茶几上还热乎着的咖啡,他有些害怕,这个屋里可能不止他和扉间两个人!不,一个人一个NPC!

  “宇智波…你抬头看看…”

  斑的思绪被扉间颤抖的声线打断了。

  “怎么了,千手…嗯?!”

  二楼的顶层是个长方形,上面铺上了一张巨大的画,一副两人十分眼熟的素描……

  扉间咽了口唾沫:“宇智波,你有没有觉得这幅画,有些眼熟啊…”

  “太眼熟了,千手…这个是…”

  画中蜿蜒的铁路真实得仿佛要把二人吸进其中,路边模糊的杂草树木几乎让他们感受到了铁路旁吹来的嗖嗖的寒风。更可怕的是,画的右下角,赫然署着一个清晰的名字——

  千手扉间。

  这是那座学校墙上挂的画,现在它的作者明确了。

  斑转过头,不可思议的看着扉间,而扉间也一脸震惊地看着斑。

  “你是个NPC!!…哎?”

  两人异口同声地说了这句话,同时又感受到了不对劲。

  “这幅画是你作的,宇智波?”

  “我还想问你呢,千手,为什么画上署的你的名字?”

  “什么?这上面明明署的是你的名字!”

  两个人同时指向了一个方向——那就是画的右下角,然后一齐愣住了。

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…”

  但是可惜的是,这个谜团还没有被解开时,画作主人的名字已经慢慢地从画中消失了。两人决定认真地把他们在冒险中所收集到的信息认真地梳理一遍。沙发他们不敢坐,只好盘腿坐在地上,面对着彼此。

  扉间拿出了那张他撕下来的画以及他的笔,把画背面朝上,露出他所记录的东西。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半颗球和护身符,然后眉头一皱:

  “钥匙没了…”

  “我这呢,当时跑出来你忘捡了。”斑骄傲地甩着这串钥匙,“不过呢,我捡到了就由我保管了。”

  扉间切了一声,一脸谁稀罕的样子。

  再看看斑那里的物品——半颗球、崭新的水果刀,从学校里拿的笔,刚刚的一串钥匙。

  “我就这么点东西了。”斑说,摊了摊手。

  “那我就先讲讲我的见解了,”扉间清咳两声,“从头讲起吧,首先,我们在那座小学校的时候,除了这副铁路的画,别的画的作者名字都是能够看清的,而到了这里,铁路的画被署上了名字,我看到的是你的名字,而你看到的是我的,对不对?”

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“你认为是什么原因,宇智波?”

  “嗯…”斑思索了一会,“我觉得是游戏的设定,如果其他服务器也是这种情况的话,那么这可能是游戏创造者设计的陷阱,为了让队内起内杠,让游戏无法进行下去,然后导致双方的死亡。”虽然说也不排除对方是NPC的可能。最后一句他没说出来,放在心里给自己留了个底。

  “我也有这种想法。”他说,“那么,下一个阶段是关于这栋楼的,你有没有发现这栋楼的格局很怪异?”

  “早有这种感觉了,千手。一般的三层小楼绝对不会把地窖设在房里面,客厅在二楼,储物间在一楼,指不定每层的建筑风格还不一样。”

  “不错的。那么说,卧房就会在三楼。宇智波…我母亲…”扉间迟疑了一下。

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“她是在三楼的卧房里去世的。”


评论(12)
热度(23)

© 竹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